The City of Dharma Realm

教他作,罪加三級

無論在誰的面前懺悔,要把話說得清楚,不要說些模稜兩可的話。

昨天我曾很簡單地對大家解說一段〈懺悔文〉,只是解釋到「狎近惡友,違背良師」,現在,我繼續把它說下去:

「自作教他」我們知道無論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,都是不正當的行為,而每種罪業,又分有因、緣、法、業四種,譬如說殺吧,殺有「殺因」、「殺緣」、「殺法」、「殺業」,無論哪一種,又都離不了「自作」或「教他作」。

「自作」,就是不假手旁人,親自去做不正當的事。「教他作」,就是鼓勵和教唆別人去做不正當的事,這種間接犯罪的方法,比直接的還要罪加一等,因為它在已有的罪上還加上狡詐的罪行,所以「自作」固然有罪,而「教他作」的罪行更大。

什麼是「見聞隨喜」呢?就是知道別人在犯罪,而幫助他去犯,這就是古人所說的「助紂為虐」,我們試閉目想想,從無始劫以來,我們究竟犯了多少次這樣的罪?我想不用說得那麼久遠,就在我們短短的一生中,所犯的也就不可勝數了。

所以〈懺悔文〉接著又說:「如是等罪。無量無邊。」我們的罪是算數之所不能及,也可以說是大到無有邊際的。既然知道了自己罪深障重,那麼,我們應該怎樣做才對呢?不用說,自然應該在佛前至誠懇切地懺悔。

所以〈懺悔文〉又說:「故於今日。生大慚愧。克誠披露。求哀懺悔。」「克誠」二字,是懺悔的時候所必須具有的心。有些人對師父懺悔,非常地馬虎,常常藏頭露尾地把過錯給遮掩,這表示他並沒有誠意來懺悔自己的過失,像這樣的懺悔,就算歷盡百千萬億恆河沙劫,也不能把罪業消除乾淨的。

所謂「直心是道場」,我們無論在誰的面前懺悔,也要把話說得清楚,不要說一些個模稜兩可的話。譬如,問他有沒有犯過這種過失,他就說「不記得」,或者說「可能有」等等,這種不徹底的懺悔,不但不能消除罪業,反而會種下惡因,因為佛法是絲毫也不能馬虎的。可是有些人也會說:「某某人做了哪些惡業,可是現在卻飛黃騰達,是不是沒有因果,沒有公理?」有一首偈頌這樣說:


由此可知,造業是必有報應的,只是時間的問題,看看因緣是否會合罷了。

有人又會說:「縱使百千劫,所作業不亡;那麼,是不是沒有辦法消除罪障了呢?」也不是沒有辦法,辦法就是「惟願三寶。慈悲攝受。放淨光明。照觸我身。」希望佛、法、僧三寶,能夠本著慈悲的大願,用清淨無礙的大光明,照觸到我們的身上,這種淨光照後,能令我們三障消除,如雲開見月般,復現出我們本來的清淨心性,所以說:「諸惡消滅。三障蠲除。復本心源。究竟清淨。」

說完了這首〈懺悔文〉以後,我希望大家都能明白不懺悔的害處,和能懺悔的益處。另外,還有一首〈懺悔文〉這樣說:

這首〈懺悔文〉不但能懺悔罪障,而且能把我們所以造罪的原因說出來,所以我希望每個人天天都能在佛前,誠心地念誦三遍或數遍。現在,我也把它略略解說一下:

「往昔」,就是以前。近的以前是今生的以前,遠的以前是無始劫以來,在這往昔的時光中,我們不但出牛胎,入馬腹,一時姓張,一時姓李,輪轉於六道之內,而且在這段時間中,我們又不知造了多少罪業。

為什麼我們會造罪呢?〈懺悔文〉中說得清楚,「皆由無始貪瞋癡」,這意念上的貪、瞋、癡三毒,就是萌發無數罪業的根由。還有因為這三毒的作祟,我們的身體又做出了殺、盜、淫三業,在語言上也產生了妄語、綺語、惡口、兩舌等罪,所以文中又說:「從身、語、意之所生。」

無論是身體上犯的殺、盜、淫三業也好,還是語言上所犯的妄語、綺語、惡口、兩舌也好,或者是在意念上所犯的貪、瞋、癡也好,我們都要懇切地懺悔,否則會如入泥沼,愈陷愈深,罪業愈來愈重,把我們壓得喘不過氣,無能自拔。

在座各位都具上上的善根,我相信大家都會不忘懺悔,而一定能夠發願把罪業懺悔和消除盡的。